高麗麗:在時光裏尋找生命攜刻的初心

作者:高丽丽    来源:    玉华煤矿 浏览量:次    2019-07-30

煤海深處,萬丈情緣,回眸一笑成萬朵幸福的花開,那駐足在生命中的情感搖曳著記憶的湖畔,那冉冉時光變遷裏用生命攜刻的初心永遠是我抹不掉的烙印。

在我記憶的深處,很小的時候便和母親由“農轉非”來到了位于鳳凰山腳下的焦坪煤礦跟隨父親開始了礦山生活,剛來到礦山這裏的道路是條布滿煤塵的道路,車子行駛過後煤塵飛揚,讓人不得用手捂住面孔,心裏一直在想,父親工作的環境可真糟糕。唯獨入目的是一排簡陋的窯洞,一排楊柳樹,聽父親說這些樹是單位職工自己種的,後面還有兩排房子,一間簡易的廚房,再就什麽也沒有了!正在我全面觀察這個陌生的地方時,父親走來對我說:“閨女,走!爸帶你去看看煤是怎麽生産出來的。”大老遠,我就看見兩個大家夥屹立在那裏,當時由于年齡尚小,根本看不懂這些是什麽,但好奇心還是打開了我的心扉,父親看出了我的小心思,指著那兩個高大的家夥自豪地說:“這是選運皮帶輸送機,新安裝的家夥,用來將煤從井下運輸上來,操作安全、使用方便、運輸低廉,而且可以實現連續化,縮短運輸距離等優點,比用礦車一車一車地拉省事多了……”我跟在父親後面走著、聽著,父親說的一切都是那麽陌生,我幾乎什麽都不懂,跟個傻瓜差不多!到了生産區,父親帶我上皮帶轉了一圈,隨後帶我走到了井口,指著那裏告訴我煤就是從這裏出來的。這時候,一群臉上和衣服上都布滿了黑色粉塵的人說說笑笑的從那個井口出來,每個人像是剛從炭堆裏爬出來似的,只能看見一口白牙!父親告訴我,他們是煤礦工人,負責把煤挖出來,是他們給我們帶來了光明和溫暖,他們是在黑暗中挖掘光明的人!父親又給我講了好多他們的事情,很苦很累,那一瞬間覺得他們可愛至極!

礦上的夜裏非常涼爽,我在床上難以入睡,一個翻身床就吱吱作響,被子上散發著一股不知名的氣味,聞著實在讓人頭疼,不知過了多久終于入睡!淅淅瀝瀝的雨聲將我從夢中喚醒,而我被“滴答滴答”的聲音所吸引,房子竟然漏水,所幸的是雨水並未滴漏在床上,我把洗臉盆找來接上,聽著“叮叮咚咚”的聲音逐漸入睡。這一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父親穿著下井工作服,戴著礦帽,向我揮舞著黑呼呼的手!

父親自1975年參加工作以來就在采掘隊擔任班長一職,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心系著企業的發展和職工的安全,他與煤礦有著不解之緣,有著火一樣的工作熱情和自己從事事業的真誠和執著。多年來,他作爲班長,作爲黨員的先鋒模範,數十年如一日,永不知疲倦的奮戰在千尺井下的一線崗位。父親經常勞累過度昏迷,但他每次醒來的第一句話總是“我不累,能爲自己所熱愛的煤炭事業盡一份職責,那我就是幸福的”

我當時對井下印象最深的就是父親下班經常延點,一個班下來12個多小時,不管刮風下雨每天都是如此,上班最早,下班最晚,當我每次看到父親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家,心中酸楚難耐,勸導父親休息幾天在上班,可父親總說“不累,只有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才能有好日子”。父親一生爲了自己熱愛的煤炭事業,爲了保護班中衆多礦工兄弟的安全,不惜把自己寶貴的生命獻給了黨和煤礦事業。

如今,時代在變,改革開放不停步,在時光的冉冉變遷裏有著與新時代並肩同行的玉華煤礦,放眼望去,百裏礦區不再有當年那條布滿煤塵的道路,在時光的變遷裏,宿舍從窯洞變成了樓房,吱吱作響的床變成了席夢思,宿舍還是二人標間,有電視、有網線、有獨立的衛浴、大操場、職工食苑、優美的礦區小公園捕捉了“何當共剪西窗燭,卻化巴山夜雨時”的鄉愁。遠處的選運皮帶機更加龐大、更加先進了,這與我記憶中的煤礦形象不一樣了,這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變化,折射出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也推動著企業的發展進步。

愛,迸出藍色的火花,生命的奇迹撐起一片美好的藍天,如今你載著父親用生命對你付出的初心和寄托走過了風雨兼程,父親若能等到今天親眼看到煤炭事業的新變化,他一定會高興的合不攏嘴。

屈指一算,我與煤礦一起走過的日子整整25個年頭了,時光在我們不經意間悄悄流逝,期間經曆無數風雨,有過辛酸,有過彷徨,也有過欣慰與快樂。社會在發展,信息在增長,挑戰也在加劇,我不會忘記自己是煤礦的女兒,謹記對父親的承諾,風雨同舟,與煤炭事業並肩一起走,在平凡的崗位中尋找父親當年攜刻的初心。


责任编辑:彦荣 编辑:蓝 图